特朗普难以琢磨,加拿大汽车业命运堪忧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在国际贸易和国际政治问题上不安常理出牌、剑走偏锋已经让人们见怪不怪了;但特朗普做决策的另外两个特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和不管细节仍然让许多与他打交道的人难以适应。

剑走偏锋

国际政治方面的例子是特朗普与金正恩的会晤的决定来的突然、放弃的也突然、再重上轨道更是突然。

国际贸易方面的例子是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自由贸易谈判。

特朗普先是说NAFTA自由贸易协议过去几十年让加拿大和墨西哥占尽了便宜,让美国工作岗位流失、贸易逆差严重,所以必须重新谈判、谈判不成就退出北美大陆三国的自由贸易协议;随后又说坐下来谈谈、有话好说、NAFTA稍微修改一下还是可以用的;不久后又宣布要对包括加拿大和墨西哥在内的世界主要国家进入美国市场的钢材、铝材征收高额惩罚性关税;在加拿大开始觉得修改NAFTA谈判已经没有成功希望、准备应付美国特朗普政府的惩罚性关税时,特朗普又说可以暂缓收税、只要 NAFTA谈成了什么都好说;在接近特朗普政府设定的谈判最后期限、谈判似乎有成功希望时,特朗普又说加拿大和墨西哥被惯坏了、只知道占美国的便宜、不愿意在谈判中作出让步,为此要把加拿大和墨西哥也纳入世界主要国家汽车业威胁美国国家安全问题的调查,并可能会对进入美国市场的汽车和配件征收高额惩罚性关税。

掌控主导权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美国商务部长罗斯上个星期四在宣布启动232条款调查时说,美国商务部要调查的是,依赖外国汽车和汽车配件进口是否在弱化美国经济结构、进而危及美国国家安全;因为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

罗斯提供的数据显示,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汽车行业损失了22%的就业岗位。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表示难以理解美国方面的逻辑。如果说用进口的钢材和铝板制造美国军队使用的飞机和舰船还勉强能与美国国家安全沾上边的话,说在加拿大制造的私家车出口到美国会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这在逻辑上是站不住脚的。

国际贸易问题专家们指出,特朗普这种以我为中心、垄断主动权、时软时硬的谈判手段的目的是让其贸易伙伴国作出更多的让步;因为即便北美大陆自由贸易协议NAFTA明天就被取消,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加拿大和墨西哥出口到美国的汽车和汽车配件要缴纳的关税也不过是2.5%,在加拿大和墨西哥设厂、然后把组装完的汽车或制造好的汽车配件出口到美国仍然是经济合理的。

比如,福特汽车公司就决定在中国生产其新型Fusion轿车,然后支付进口关税进入美国市场。

加拿大担心232调查

如果以美国国家安全为理由、启动232条款调查,则美国政府可以对相关产品进入美国市场征收高达25%的惩罚性关税。这样的高关税足以改变世界主要汽车公司在加拿大设厂生产汽车的决策。

但有讽刺意味的是,特朗普口口声声要保护的美国汽车工业却呛声反对特朗普政府对包括加拿大和墨西哥在内的外国汽车工业启动的232条款调查。

美国汽车业联盟指出两点:首先是根据232条款进行的调查一般不以最终产品为调查重点;第二是美国汽车行业相信进口汽车不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美国汽车业联盟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和国际13个汽车制造商在美国生产制造了1200万辆汽车,汽车仍然是美国最主要的出口行业;在过去25年期间,有15个汽车制造厂落户美国,提供了5万个直接就业机会和35万个间接就业机会,而且还会有新的汽车制造厂落户美国。

汽车行业分析家们指出,加拿大汽车组装厂出口美国的汽车中有差不多70%到75%的零件来自美国。现在世界汽车制造业的模式是,一个组装厂只生产一种型号的汽车、以最大程度的提高效率。

      来源:加广中文   作者:方华
www.rcinet.ca,微信: radio-canad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