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现身第二场众议院听证会:我要为脸书发生的一切负责

    “你们的用户协议烂透了”、“你们在用手机麦克风监听用户?”……

在出席参议院听证会10个小时后,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在参加第二场众议院听证会时,44位国会议员轮番提出一个个尖锐而不留情面的问题。

让Facebook和扎克伯格本人陷入舆论风暴的,是3月17日一位爆料人向媒体的爆料。爆料人称,帮助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的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剑桥分析)在2013年从facebook违规获得了5000万Facebook用户的信息,facebook早在2015年就已知晓此事却并未妥善处理也并未将信息公开。

扎克伯格作为唯一证人,于美国当地时间周二开始,在国会为期两天的听证会上作证,一个人面对44名议员,试图化解facebook成立以来遇到的最大危机。

被称着“道歉装”过堂,频提道歉和责任

听证会上,扎克伯格一改平时“永远不变”的T恤加牛仔裤的衣着,换上了深蓝色西装。这一身装束被外界称为“道歉装”,让扎克伯格看上去严肃而真诚。

记者从直播中看到,他走进大厅后,独自坐在大厅的中央,面对半圆形排列的数十位国会议员和近二十余台专业单反相机的镜头时,表情略带紧张。他还在座位上放置了一个20余厘米厚的坐垫。

听证会上,扎克伯格一遍一遍地用“议员”作为回答的开头,以显示郑重。在回答议员或尖锐或复杂的一次次提问中,他说的最多的两个词就是道歉(Apologize)和责任(Responsibility)。

他表示,“我们对于自己责任的认识不够宽泛,这是一个大错误。这是我的错误,对不起。我创立了Facebook,并负责运营,我要为这里发生的一切负责。”

据纽约时报报道,为了让扎克伯格能够在听证会上表现完美,Facebook专门为扎克伯格聘请了一组专家,专业的律师团队以及顾问教练,一起研究可能会被问到的问题,以及如何回答、反应速度、如何中断等,还事先模拟了听证会。他们的目标是让扎克伯格显得谦逊、随和、直率。

 

    扎克伯格的尴尬时刻

虽然准备充分,在听证会上,扎克伯格仍数次陷入尴尬时刻。参议员哈里斯质疑Facebook为什么没有在2015年时向公众解释剑桥分析存在的问题,而是拖到了现在。这令扎克伯格一时语塞。

而在被问及“你是否知道脸书领导层中,有谁在谈话中做出了不通知用户的决定,你认为这样的谈话是否存在?”时,扎克伯格也只是回应称,“我不确定是否有这样的谈话。”

参议员Dick Durbin试图让更多人关注隐私问题时提问到“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昨晚睡在哪个酒店?”面对这一问题,扎克伯格一度陷入不知如何回答的尴尬,停顿了数秒后回答道“不行。”

对于用户信息的保护问题,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已经引入了超过两万人参与信息安全和内容审核工作。而在未来,无论是仇恨言论、假新闻,还是恐怖分子的网络攻击、平台内容的审核等问题都可以通过AI来解决。

当民主党众议员弗兰克·帕洛尼质问扎克伯格称,Facebook是否愿意改变该平台的默认设置并收集尽可能少的用户数据?扎克伯格回答称:“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一句话解释不清。”对此帕洛尼回应称:“这令我感到失望。”

在连续两日的听证会同期,Facebook股价首日上涨4.5%,创2年来单日最佳,次日上涨0.9%后,两日市值累计上涨25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600亿元。扎克伯格的个人财富也增加28亿美元,达660亿美元,位列全球第七。

此前用户信息泄露丑闻爆发后,Facebook股价3月19日、3月20日连续大跌,两日市值蒸发500亿美元;据测算,扎克伯格两日财富蒸发超80亿美元,他也因此跌出福布斯富豪榜前五位。

 

来源:新京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