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世界自闭症日,愿所有的星星都有光芒相伴

今天小编的歪果仁朋友又和我互动了,发了一条信息说:

Remember to wear something blue today!!!

Be an autism advocator!

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己的着装,竟然穿了一身蓝色,松了一口气之余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竟然忘记了这个纪念日?

为了避免你们和小编陷入一样的尴尬,今天就来给大家科普一下自闭症。没有人没听说过这种疾病,却很少有人真正关心过他们。也许,我们的心里应该为他们留一片位置。

自闭症是什么

2007年12月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从2008年起,将每年的4月2日定为”世界自闭症关注日”,以提高人们对自闭症相关研究与诊断以及自闭症患者的关注。

自闭症的概念1943年由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专家莱奥•坎纳首次提出,自闭症在医学上也称孤独症,是一个尚没有被全社会知道、了解的病症。自闭症是先天的,但是童年瓦解性障碍这种类型的孩子在前几年都发育正常,后期会突然性地成为自闭症,但不排除这种类型也是由先天因素引发。

大部分人对于自闭症的了解更多的是来自影视作品,比如文章和李连杰主演的电影《海洋天堂》。在影片开始,父亲幻想带着儿子一起自杀,可见自闭症儿童家庭所承受的压力之大。

还有好莱坞的经典电影《雨人》,金·匹克(电影《雨人》的原型)就在记忆力方面拥有极高的天赋,但在生活和社交方面远远落后于常人。

需要说明的是,电影中的传奇人物的确真是存在,但是只是自闭症中占比很少的一部分群体。我们常常听到的一些孤僻天才,大多属于艾斯伯格症(阿斯伯格症)。在美国出版的DSM-Ⅳ中指出,艾斯伯格症和自闭症是并列的两个亚种,都属于广泛性发育障碍。两者皆呈现出社交互动上的困难,但自闭症患者的智力水平往往较艾斯伯格症低。

现在很多新闻报道或电视节目夸大自闭症天才、阿斯伯格综合症和高功能自闭症等案例,还列举爱因斯坦、牛顿和钱钟书等例子,在自闭症与天才之间画上了等号。其实,自闭症有很大一部分是智力障碍,而且交流困难。不神话自闭症,是对他们最好的尊重。

如何对待自闭症

对待自闭症儿童,小编认为最核心的原则就是平等。不要用异样的眼光去凝视他们,要记住他们只是普通的孩子。

具体而言,小编找到了自闭症特教老师李老西给出的几点记忆,和大家分享一下。

如果你是普通人的路人甲乙丙丁:

如果没有关注他们的意愿的话,平等看待就好。所谓平等看待就是把他们和普通儿童一样看待。如果他们颜值过人举止萌,那就像喜欢普通儿童一样喜欢他们,如果他们像普通熊孩子一样不守规矩搞破坏招人讨厌,也麻烦你们像讨厌一般熊孩子那样讨厌他们。

如果你是个热心公益志愿者:

可以去学习相关的知识,尽早让自己具备可以和他们互动的能力。捐献物品可以参考一些使用频率比较高的物品 如:磁吸写字板、认知类的卡片、区慕洁积木、逻辑狗、拼音本、4~6 块组成的拼图等等教具玩具,或者一些小零食也可以,尽量交给监护者,如家长或教师。

如果你是个普通家长:

请接受「特殊儿童这个群体并不小」这个概念。如果他们的存在没有影响你和你孩子的日常生活,请坦然接受这个设定就好。其实和一个规则感良好的特殊儿童交流可以让 3 岁以上的普通儿童获得更多的表达机会,他们可是非常喜欢当小老师来表达自己所熟知的事物的。如果他们有一些行为问题影响到了你们,也请直接告诉他们的家长,一味地包容并不能给任何一方带来益处。如果你不能接受周围有他们的存在,你也不应该受到任何人的指责。

如果你是个特殊儿童的家长:

可能让周围人知道你孩子的情况反而是个更好的选择。你和孩子都需要坦然面对这一切。根本就没有为他量身定做的完美世界,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面临自己的问题,他们也一样。面对真实世界的规则才能感受到完整的社交。

星星的色彩

对于自闭症患者来说,“兴趣”是他们是否能良好学习的关键。一般来说,自闭症的孩子兴趣面比较狭窄。有些孩子喜欢音乐,有些孩子喜欢美术,还有些孩子喜欢古诗,如果你让他们专注于在该领域的学习和发展,那他们学习的速度甚至会超出一般的孩子。

Steven Sandor SELPAL, Inside-Outside Vortex from “Dream Series”

自闭症总是伴随着严重的沟通障碍,而当他们难以用组织语言进行交流时,其它途径的表达就成为了他们与外界沟通的方式,比如绘画。《描绘自闭症》是一本自闭症患者的画册,记录了五十位世界各地的自闭症患者,如何通过绘画获得自处。

David Barth1998年生于荷兰鹿特丹。作为一个从小就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从他两岁能够拿起画笔的那一天,他便开始画画。David有自己独特的与世界沟通的方式,这直接反应到他的画中。他敏感于细节,尤其擅长画动物类。

Gregory Blackstock出生于1946年,那时的西雅图还没有多少人知道有自闭症这种病。他从小一度被误诊为偏执性精神分裂症,后来在精神病院住了很多年。

成年后,他独自生活,做了一辈子的洗碗工,业余画画。2003年,一个画廊经纪人发现了他的画,被画中近乎偏执的精致和严谨所打动。他的画像是一张张笔记list,将身边所有事物记录下来,从帽子、车子、糖果、到鹦鹉、猫头鹰……

在世界各地的画布背后,都隐藏着一批“星星的孩子”。他们社会交往存在障碍,可一旦蘸点颜料执起画笔,一个属于自由的世界向他们打开。不是所有自闭症的孩子都能找到人生中的那扇窗,但找到的孩子无疑都是幸运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