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台高筑不用担心?加拿大政府欠市场债务突破万亿

    加拿大广播公司从政府财政部门了解到,联邦政府的市场债务,即需要支付利息的债务已经达到一个历史新高度:首次突破1万亿加元。曾经担任议会预算官的凯文·佩奇(Kevin Page)说,这可以被看作是一个转折点,一个很重要的门槛。它向自由党政府显示了实现平衡预算,调整债务管理战略的紧迫性。 佩奇还对加拿大广播公司表达了他个人的建议说:“议会应该把借债的事列入议程,进行专门的讨论,这很重要”。因为市场债务不同于联邦债务和赤字数字,后两者经常在议会被提到并辩论,反映的是联邦政府的估算亏空和现金需求,以及需要从市场借多少债。

而市场债务则类似抵押贷款 – 不仅要还本金,还要支付利息。佩奇说: “加拿大人会对未来五年公共债务的利息增长速度感到吃惊。尽管大多数加拿大人都知道国债和利息都在上涨”。 超过1万亿应该是个门槛 实际上,在今年的联邦预算中,也包括了市场债务和联邦政府借款能力的简单参考额。

财政部官员表示,到这个周六3月31日本财政年度结束时,加拿大的“债务总额”将达到1.029万亿加元。到下一财政年度还会继续升高。

财政部长比尔·莫诺(Bill Morneau)的财政计划是,“到2018-19年度,联邦政府和国营公司的市场债务将达到1万零660亿。这个数额包括了7550亿的政府市场债务和约为3110亿的国有公司债务”。

佩奇认为,由于加拿大是一个2万亿加元的经济体,因此,联邦一级的负债超过1万亿就显得很重要。无论是国会议员还是普通加拿大人,如果用放大镜来看看联邦政府的财务状况就会理解这种重要性。这些国债平摊到加拿大国民头上,等于无论长幼,每人身背2.8万元的国债。

佩奇说:“虽然在今后5到10年的时间里, 加拿大还不至于发生财政危机。但我们确实是在靠借债度日,就像个人透支信用卡一样”。

政府似乎并不发愁债台高筑 自由党政府为他们的赤字和借钱花销辩护说,若与那些快速增长的经济体和其他工业七国比较,加拿大的国家财政状况看起来相当不错。比如目前债务与国民生产总值(GDP)的比率为30.4%,预计到2022-23年可以下降到28.4%。

财政部负责媒体的官员丹·洛宗(Dan Lauzon)还在回复CBC提问的邮件中说:“加拿大拥有工业7国中最好的资产负债表,而且这种优势一直在变得更好。与整体经济规模和实力相比,我们的债务正在萎缩,并有望达到近40年来的最佳状态。这意味着我们既可以吸收冲击和不确定性,也可以继续投资与加拿大人有关的事情,例如负担得起的住房,加拿大儿童福利和退休保障”。

联邦金融官员还坚称,加拿大不会出现类似困扰华盛顿那样的僵局和政府关闭。因为与美国不同的是,加拿大政府有权借用信贷额度来再融资,偿还政府债务和利息支付。

佩奇说:“政府试图只让我们看到最好的数字。而我们需要看到全面的数字”。比如有些资产即使遇到经济危机也是不能变现的。“如果加拿大遇到像希腊或爱尔兰那样的国家财政危机,我们是不能从养老金计划往外取钱,把那当现金用的”。还有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加拿大国营公司的债务额呈现不寻常的增长,而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财务部的数据显示,这些国营机构的债务额从2015 – 16年的2665亿元增至本财年的3057亿元,总共增加了近400亿加元。

而上一次国营公司债务总额达到这个水平的时候也是在2004 – 05年自由党少数政府时, 当时的总理是保罗·马丁。 债务上限可能需要重新修订 加拿大联邦政府的市场债务增长是有原因的。其中之一就是去年十一月在没有事先公布的情况下通过了“联邦债务管理法”。它规定了联邦政府可以借债的最高额是1.168万亿元。而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个限额很快就显得不够用了。联邦政府又得让议会讨论增加债务上限。佩奇说:“从某个角度看这也许算是一件好事。因为我们希望议会在国债方面具有透明度,特别是在利率上涨的环境中”。

 来源:加广中文   作者:亚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